闭上嘴,扼住喉咙,请欣赏这片无字碑林

无解【二】

今天是被围困的第十天。杨简看着手里的热水瓶,轻轻叹了口气。
学校本就有食堂,虽然大家都多多少少带了吃的,但这十天下来也大多已被耗尽。所幸她有进货倒卖、做小生意的小爱好,又恰好十几天前刚买了好几箱泡面和能量棒,且学校里的水电供应质量过关,才勉强能够让她们这十来个幸存者熬过十天。
当时事发突然,她正站在阳台上收早晨晒干的衣服,无意间瞥见操场上个别场外的学生步履沉重、反常地走向球场内激烈竞争的人群,对那些因被拦下而不满诘问着的同学们,张口就咬!一瞬间,痛苦的惨叫和鲜血划破了宁静天空,揭开了这场灾难的序幕。
直觉告诉她不妙,操场没过多久就混乱一片,到处都是摇摇晃晃慢吞吞前行的行尸走肉。
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不...

【提灯者】前言

规则之神曾路过罪恶的深渊。
他怜悯那些在渊外徘徊往复、却因夙愿未消不得不于黑暗中挣扎保持本我的人:
那些经历过最可怕的恶魔、最悲惨的灾厄、最肮脏的人间,却仍愿意拖着鲜血淋漓的伤口,温柔地微笑着拥抱世界、信任世界的人。
于是,神明给予了他们新的身份——
【提灯者】

无解

「是自然的肃清,还是人类的进化。
——无解。」

破碎的玻璃窗裸露着锋利的棱角,原本温馨宁静的米黄色瓷砖被大片的黑褐色血迹衬得分外恐怖。
挪动的黑影缓缓飘过窗户,屋外人头攒动,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呆滞的面孔,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那些还勉强能被认出来的,多半是刚死不久的、新鲜的,身上的衣服被撕咬成条状物,内里的肉体却让人萌生不出欣赏的欲望。
丧尸围城。

程殁按下耳机按钮,细杂的噪音后是较为清晰的指令:“两边铁门都在正常运行。无人机械车已经把下面的玻璃门关上了,楼梯里剩下的东西你应该能解决。食堂那边的门比较牢,排除内部混乱的话可以再撑一段时间,先去解放宿舍吧……这学校真是奇怪,偏偏楼梯里一个监控也没...

看着自己死亡的感觉并不好
躯体一点点滑入浴缸
无色的温水被一点点染成红色
看着自己死亡的感觉并不好
传闻中美好的走马灯没有出现
没有天使的挽歌,没有恶魔的降临
看着自己死亡的感觉并不好
身体慢慢变得僵硬沉重
涣散的瞳孔无神而呆滞
看着自己死亡的感觉并不好
生命渐渐流逝的滋味糟透了
嘈杂的耳鸣充斥在大脑内部
「那你为什么要死呢?」
「因为漫无目的地苟活,比死亡还要可怕」

你说,你最喜欢夕阳时的天空。

残阳如血,染红了周围的一片云彩
那红色荡漾开去,从深到浅,然后变成了透明的无色
原本湛蓝的天空不再似早晨那样充满生机,带着些许的阴郁
蓝色向外漫开,与深蓝的交界,是一道不可思议的紫色
淡淡的,仿佛是被神明染上去的
神秘而高贵的紫色

你的呼吸一窒,顿了顿,你继续说
虽然很多人觉得,那抹紫色出自恶魔的手笔
因为紫色冰冷而黯然
可你不这样认为
你觉得那抹紫,纯真得像个孩子

【真是个麻烦的矛盾体,你说呢?】
你笑笑,这样问我

你的眼中是难以琢磨的感情
平静如冰,疯狂如骤风,炽热如火,柔情如水
你看着那片紫色,太阳的相反面
那样平静,安然得不似平常强颜欢笑的你

突然,你站了起来
着了魔一样
朝...

【APH】兔子消失了,雪人还在等 【普爷X娜塔】【渣文笔渣文笔渣文笔】【历史渣】【OOC有】

基尔伯特有了喜欢的人。
真是个奇怪的事情,那个成天“本大爷本大爷”还嗜酒如命还到处惹是生非的大笨蛋先生居然有了喜欢的人。罗德里赫表示非常不能理解。而相对的伊丽莎白只能为那个被他喜欢上的女孩子(男孩子)祈祷了。
但是不论威逼利诱还是小费里的女仆装撒娇都未能从基尔伯特的嘴里套出他究竟喜欢的是谁。
“kesesesesesesesese本大爷喜欢的姑娘可比男人婆可爱多了!”基尔伯特自豪地把刚满上的啤酒喝了个底朝天,也不知道他到底在自豪着什么。不过后来基尔伯特手贱去揪小少爷的呆毛,这可足足让他自己被伊丽莎白拎着平底锅追了两个小时左右。

是的,这是一个秘密。
基尔伯特在他的《本大爷日记》里都没有提到过这件事。...

© 缄默inside小黑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