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嘴,扼住喉咙,请欣赏这片无字碑林

无解

「是自然的肃清,还是人类的进化。
——无解。」

破碎的玻璃窗裸露着锋利的棱角,原本温馨宁静的米黄色瓷砖被大片的黑褐色血迹衬得分外恐怖。
挪动的黑影缓缓飘过窗户,屋外人头攒动,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呆滞的面孔,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那些还勉强能被认出来的,多半是刚死不久的、新鲜的,身上的衣服被撕咬成条状物,内里的肉体却让人萌生不出欣赏的欲望。
丧尸围城。

程殁按下耳机按钮,细杂的噪音后是较为清晰的指令:“两边铁门都在正常运行。无人机械车已经把下面的玻璃门关上了,楼梯里剩下的东西你应该能解决。食堂那边的门比较牢,排除内部混乱的话可以再撑一段时间,先去解放宿舍吧……这学校真是奇怪,偏偏楼梯里一个监控也没有,食堂还建在地下,广播根本就是少得可怜。”
“很有中国特色的学校。”程殁甩干净刃上的液体,他刚刚把两卷铁门内的丧尸肢解完毕丢出窗外,天知道这群被拦腰斩断都能继续爬的东西有多缠人,“把经费都拨去修建高压电网和封锁窗户天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真是便利,可惜遇到这种突发情况就只剩下了多余。”程墓目不斜视地噼里啪啦一阵盲打,小巧的玉足一晃一晃,被脚踝处绑着的红皮绳圈衬得愈发可爱,“记得回来带点泡面,今天要UFO的。”
程殁想也没想地一口回绝。程墓气呼呼地敲下enter键,铁门闻声收起,二十多具丧尸顿时疯涌进来。程殁无奈地抄起武器,又是一阵艰苦奋斗:“真庆幸它们不会抬腿爬楼梯,否则你大概会饿死在电脑边上。”
“毕竟地心引力摆在那儿,它们也没有脑子。”程墓得意地扬扬眉,“只是游戏难度稍微升高了一点,别抱怨了,哥哥。想想如果你出了意外就没有人洗衣买菜做饭,而在你妹妹制造出智能保姆之前大概会过去两个月,史上最强大脑居然因为哥哥的死讯悲痛欲绝最终饿死在家里,你一定会通关的。”
“为什么不先花两天时间学习自立跟生。”程殁嘴上说着,脑子里还是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后果,却悲催地发现自己大概真的会像自家妹妹所说的那样因为这种原因坚持下来,不由得又是一阵无奈。
自己这辈子大概已经被这小家伙吃得死死的了……程殁反手劈开一位兄台的胳膊,再蹬开某个姑娘迎面扑来的血盆大口,后退两步后握住消防栓爬上柜顶,平躺着贴近廊桥的天花板,脚尖拨开机关,横卧的消防软管骤然绷紧,绊倒了大片高矮不一的丧尸。
程殁再掰下几根刚刚经历过压缩空气爆破的扭曲窗沿横向甩出,巨大的力道再次击倒不少佝偻的尸体。他侧翻而下,发丝飞舞间锋冷的刀精准地断下一颗残头,再顺着多年的习惯飞快砍下下颚和手指,两把刀当筷子使,夹起残肢碎尸翻滚着麻利儿丢出窗外,杀人碎尸抛尸一气呵成。
“宿舍里有广播么?”程殁踢开伸向自己的手,顺手又是一刀,“或者操场?”
“有,一次性的。”程墓盯着平面分析图,“扬声器大概会被挤坏,但可以吸引大部分丧尸涌到操场那头,远离宿舍楼,我会把声音开到最大。楼道里的丧尸暂且不提,等你把这小楼梯里的东西清完再用比较好。谁让这学校得下三楼再上三楼呢……”
“设计真麻烦。”程殁难得地皱起眉,“先上十楼?”
“对,一层一层地推。十一十二楼没有任何东西,不用担心有什么会掉下来。”
“麻烦……”程殁切下最后一只丧尸的脑袋踢下楼梯,看着楼下几抹黑影涌向那颗移动的物体,略略喘了口粗气。
“我不清楚楼梯里有几个,不过数量应该不超过十个,这所学校被感染的时候正值晚饭期间,应该至少两个年级内有六分之一的学生都还在宿舍里。”程墓努力搜寻着走廊尽头是否有开启的窗户,“八楼的走廊窗户开着,我可以把程三和小一它们先送进去。”
“嗯。”程殁丢下失去移动能力的丧尸,转身往楼下行动。
小一是程墓研发的翅形机械之一,据她本人所说,所有机械昆虫从蚁群到半个水桶大的蜘蛛根本不在话下,全部都属于蓝牙操控,由她研发的智能AI“程三”负责,而失去联系的机体会自主寻找网络与主机联系,简直便利到监控整个国家都不在话下的地步。
“进去了,八楼走廊里意外的少。”程墓对着机械虫传回的图像惊讶地睁大眼睛,“居然还有学生在外面……等等,这是热水瓶?真的是半个世纪前的产物……这群高中生的心态已经被高考锻炼到了这种非凡程度吗?”
“确定是人?”程殁脚步一顿。
程墓仔细扫描几次,还眯起眼睛打量程三专门传来的特显许久,确认道:“是人,性别女。你先往下走,我做个面部识别。”
“确认可信后问她幸存者人数。”程殁侧坐上扶手滑下半层楼,楼梯并没有大到足够令他放开手脚的地步,他只能在两层楼之间的小平台上解决一部分,效率不高,但程殁没有抱怨什么,按着节奏一只一只地切。
程墓一目十行,这几十几百道防火墙于她而言顶多只算得上是开胃小菜:“找到了,杨柳的杨,简单的简,学习成绩中上,体育成绩优异,家境不错,祖籍江浙一带,父亲持有几家大企业的股份……wow,大数据真是可爱又可怕。”
“放两只大的叫程三接上。”程殁催促。
“知道知道,哥哥大人。”程墓愉悦地哼着不知名的调调,“还有什么吩咐?”
“一个人来不及。她父亲是投资家,”程殁脚步一顿,“她母亲?”
“十六年前死于生产……”程墓的神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你的第六感真准,有帮手的可能性大了70%,跟你相似的概率有85%。”
“棒极了。”程殁站定在一二楼之间,等底下几个慢慢爬上台阶,省得透过玻璃门引来更多的丧尸。他是真的招架不住这些依靠进食本能而行动的东西跟迷妹似的蜂拥而上。
“我去借个力给它们,否则我想我今晚会没有饭吃。”程墓点开某个小图标,快速将里头跳出的大段代码扫视一通,再修改去一些自认不够完美的部分,这才保存好、发送出去,脚底顺势一蹬,扑向另一台电脑点下启动键。
程殁一点点防备都没有,就看见几叠廉价的机械部件悄咪咪从角落里滚出来,快速折叠成一台牢固的无人车,长而有力的机械臂自动弹出,顶着一堆丧尸嘟嘟嘟往上爬。
“……休息时间呢?”程殁认命拔刀,脸上写满了【阿爸对你很失望】,“墓墓,爱呢?”
“等你回来需要爱的抱抱吗?少女心哥哥。”程墓丝毫没有罪恶感,甚至还想开一包零食远程吃给哥哥听。
事实上她也这样做了。嗯,青柠味的薯片味道还不错,大概再吃两包才会腻吧,不过哥哥的口味真奇怪,明明大数据表明嗜甜的大部分都是儿童和女性。
程殁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晚上烧一大锅大蒜拌葱给妹妹灌下去。
看来妹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作死,是时候让温室里的小花儿知道惹怒劳动人民的后果了,呵呵。

隔着一副蓝牙耳机和几十千米的距离,兄妹二人各自心怀鬼胎,悄咪咪盘算着一些不想让对方知道且能坑到对方的事情。
行动派和脑力派的大战,即将拉开序幕。
当然,事实如何,还得看天意。

评论
热度(2)

© 缄默inside小黑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