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嘴,扼住喉咙,请欣赏这片无字碑林

无解【二】

今天是被围困的第十天。杨简看着手里的热水瓶,轻轻叹了口气。
学校本就有食堂,虽然大家都多多少少带了吃的,但这十天下来也大多已被耗尽。所幸她有进货倒卖、做小生意的小爱好,又恰好十几天前刚买了好几箱泡面和能量棒,且学校里的水电供应质量过关,才勉强能够让她们这十来个幸存者熬过十天。
当时事发突然,她正站在阳台上收早晨晒干的衣服,无意间瞥见操场上个别场外的学生步履沉重、反常地走向球场内激烈竞争的人群,对那些因被拦下而不满诘问着的同学们,张口就咬!一瞬间,痛苦的惨叫和鲜血划破了宁静天空,揭开了这场灾难的序幕。
直觉告诉她不妙,操场没过多久就混乱一片,到处都是摇摇晃晃慢吞吞前行的行尸走肉。
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不知是谁的尖叫惊起多层楼内的声控灯,惨白的灯光照进了最黑暗的角落。杨简冲上楼去,当着许多疑惑的、惊恐的、不安的、好事的面孔,拉起杨玥就往自己寝室奔跑。整个八楼还未沦陷,她拖过鞋柜衣柜等一切重物堵住楼梯间,再将较远的小楼梯快速锁好,勉强做到了自保。
不过两日,小楼梯被一个选择独自离开的姑娘打开,引来了几个丧尸。她不得已带着手边唯一的利器和不离身的棒球棍,用舍友的乒乓球亲手将那些恶心的东西引下楼梯,再将小楼梯死死封锁。
再过几天大概就得在强行突围和活活饿死中二选一了……杨简关掉热水,摸了摸脚边的棒球棍,又长叹了一口气,往走廊尽头慢慢走去。
“test,test,杨简同学?”
突如其来的陌生声音令杨简下意识地拎起棒球棍,反手捅向声音来源,银色金属棍险险戳在某独角仙面前:“谁?”
“免贵姓程,单名一个三字,想和小可爱谈个交易……也不算是交易吧?啊呀无所谓了啦。就是政府对我们这支被派来救援的队伍有点苛刻,所以我们想请你做个外援,请问您意下如何?”独角仙应景地亮出肚皮上特地改装的红蓝警示灯,像是知道杨简对自己有所顾虑似的,还友好地动了动几条腿儿,试图比一颗完美的球形爱心。
但是一只亮着灯假装自己是警车的独角仙真的很让人无话可说,特别是这种诡异的开场,又不是什么魔法少女签订契约打败邪恶魔王走上人生巅峰。
于是杨简面不改色:“建国之后不许成精。”
程三:不不不我是AI不是妖也不是精……不对我现在的角色从客观角度来说好像就是个妖精还是建国后出生的……但是根据物质和意识结合马克思主义来进行分析……等等我到底是物质还是意识……
伟大的程三宝宝,就这样将其AI生中第一次对外懵逼和死机交代在了初次见面的杨简手上。

“你期待已久的休息时间,感谢三儿的死机吧哥哥,我得跟可爱的外援同学谈谈。”程墓摩挲着话筒,程三的死机让她除配合哥哥的危险作死外,多了和杨简交涉的任务,“得让这货滚去网站上再多自主学习一下,下次再死机我就拆了重新编程……”
“加油。”程殁收起长刀,半倚着银白色栏杆打算小修片刻。短短三分钟就足够让他从体力耗空恢复到满血,虽说刚刚一路下来体力消耗不多,但战场上的休息时间总是宝贵的,“要不开双频道吧,一起。”
“谈妥到65%的时候再考虑,万一你也一起死机那就等着工资泡汤吧。”程墓冷漠脸.jpg,“说起来真的是人缘问题吗?连个小队都不分给你。”
“……你要听实话?”
“实话。”
程殁抿抿嘴,神色无辜极了:“工资高。”
可惜蓝牙耳机并不能传送图像,更何况这种理由就算程殁郑重道歉三百次也难以让程墓保持自己时刻冷静理性的乖宝宝人设,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压压惊,随即脱口而出:“你是不是sa!”
“程殁同学,我亲爱的哥哥,我觉得我们在这方面应该好好谈一次。可惜时间不等人,在基本效率不能保证且你还不打算拿钱不做事的基础上,我们只能抓紧。”程墓愤愤踢翻脚边的易拉罐,“虽然我的理智告诉我你很可能在说谎……算了,我先挂了,一会儿联系你。”
“好。”程殁耸肩,拨开一根能量棒边嚼边感慨自家妹妹的智商还是一如既往地惊人,差点就被发现了,幸亏那位未曾谋面的外援同学让她不得不优先于拉拢外援。
这种乱七八糟的事情……不到万不得已,还是少让程墓知道的好。

“杨简同学吗?”程墓开门见山道,“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跟我那个笨蛋哥哥一起把剩下的活人装进车里就好,报酬好说。”
杨简此时还在饮水机边上,因为程墓的搭话,她刚刚确定这只诡异的独角仙真的是现代科技高新技术的结晶,而不是她大脑混乱的产物。
“我想先知道你们是谁,和外面的情况,这里没信号……你用的是5G?”杨简诧异。她这几天和其余有手机的幸存者一同将整个楼层都尝试了一遍,平时宿舍里信号再差也不至于没有,现在却连x江之类对流量没什么要求的app也登录不上,导致她们只能通过一遍遍翻阅不多的小说和玩俄罗斯方块此类单机游戏来缓解精神压力。
对此程墓十分怀疑,毕竟刚刚程殁一路下三楼打怪的时候蓝牙耳机就没有断过,程三进入宿舍之后也还在控制范围内,而他们自备的信号装置才刚刚到位,因此这里绝不可能是信号盲区……学校总不可能丧心病狂到安装信号干扰器吧?
“现在信号是满格,你可以搜索一下我说的是否属实——目前遭受病毒入侵的只有几个一线城市,内陆地广人稀,所以还在搜索排查当中。你们学校因为处于区县最中间,所以被解放的时间有点晚——就好比收网的时候你们学校是个被包裹住的、外壳重达三百吨的鱼罐头,捞不起来的情况下必须把罐头重点击碎丢掉……懂?——哦,后面这些是机密资料,没有报道出来,但是前半部分的可以搜搜看。”程墓说完,抿了一小口水润润嗓子,“杨简同学,请问我能否在你做出回应前再问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杨简快速搜索完毕后乖巧地关闭手机页面锁屏,点点头,表示随意。
“刚刚你对程三——那个傻AI说了什么,间接或直接导致了这货的死机?你的回答能方便我修复完他之后针对性地选些网站给他。”
“建国之后不许成精,”杨简一本正经,“你可以让他去鬼畜区或者游戏区逛逛。”
对于学习完毕后可能会收获一只将来会满嘴托马斯小火车的AI的结果,程墓表示免了谢谢。
她会克制不住把程三塞回娘胎里重造的。
虽然一个AI并没有娘胎这种东西……程墓无力吐槽,直接把程殁的频道接进来让他们自己沟通,就转头挂着耳机修理程三去了。
而程殁和杨简的对话也简短得如她所料。
“杨简是吧,会做饭么?”程殁在缓慢地将一根根手臂踢下楼梯,好腾出一条等会儿不用担心会滑跤的路来,“刀功怎么样?”
杨简有点懵,但还是很冷静地道:“会一点,刀功一般。有什么关系吗?”
“这种丧尸就跟萝卜切丁一样处理就行,一会儿带你去练练手。”程殁点点头,“程殁,禾呈程,歹殳(shu)殁。”
“杨简,杨柳杨,简单简。”杨简顿时从他简单粗暴的比喻中get到了解决方案,“肢解到爬不了为止,是么?”
“嗯。”程殁点点头,“避开类似狗急连续跳墙的逆天做功和加速度异常值就好。我等会儿从十楼下来,请留个门。”
“好的。”杨简瞅了瞅保持六脚朝天独角仙,“这只独角仙精呢?留在这儿?”
独角仙蹬蹬腿,麻利儿地翻过身来安静稳如鸡地蹲好。
“不用管他,我调成自动修复了,三十分钟满血复活。哦对了,它肚子里有个蓝牙耳机,你拿着吧。”程墓懒洋洋伸个懒腰,将键盘切换到多重连接的状态,看也不看地右上角那块屏幕输入一连串程序,“什么时候上去?电梯已经到位了。”
“我去通知她们,省得一会儿内部矛盾扩大到撕逼捅刀子的地步。”杨简摸摸球棍,她当然知道哪几个女孩子私藏了刀具和凶器,甚至哪些姑娘企图模仿小说里不符合实际的套路减少同伴数量好多分些存粮,虽然她们拥有的武器之和大概远比不上她所拥有的菜刀数量,但留着总归是个麻烦,不如乘机全部缴掉。
毕竟比起那些非亲非故、平时还动不动摆脸色耍脾气秀智商下限的女孩,杨玥的安全才是首位。
“墓墓,广播。”程殁瞥了眼腕上的手表,“今晚晚饭自己热吧,冰箱第三层,高火两分钟。”
“好的——”程墓晃晃腿,漂亮的眼睛内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一会儿见。”杨简摸出小塑料包撕开,蓝牙耳机显示电量满格,她偏头塞上,提起热水瓶往回快步走。
“一会儿见。”程殁深吸一口气,缓缓绷紧全身的肌肉。
开始吧!

评论

© 缄默inside小黑屋 | Powered by LOFTER